中国哪有代孕-做无忧女人和好孕妈妈

摘 要

  “春节”意味着阖家团圆,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着饭,温暖、惬意。然而今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一切,少出门、不聚会成了大家的日常生活。当我们在家自我保护的时候,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第三治安派出所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身着藏青蓝警服,穿梭在卡口、车站、商场、医院、街道等场所,他们就是协助民警开展各项疫情防控工作的公安辅警。他们也有需要尽孝的父母、有想拥抱的妻子、有牵挂的子女甚至尚在襁褓的婴儿,他们也想和家人在一起,但是为了千家万户的团聚,他们毅然选择了逆向前行。告别家人选择归队今年31岁的辅警成仲拴,2014年加入公安队伍,他的家在甘肃会宁,父母身体都不是很好。去年10月,他的孩子出生,但孩子体弱多病反复住院,因为与家人分隔两地,他的妻子独自承担着照顾孩子的重担。今年连续1个多月没有回家的成仲栓向所领导申请了探亲假,打算陪着妻子、孩子和父母过一个团圆年。在他回家后的第四天,便接到单位要求所有人员返岗


“春节”意味着阖家团圆,一家人围着桌子吃着饭,温暖、惬意。然而今年春节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一切,少出门、不聚会成了大家的日常生活。当我们在家自我保护的时候,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第三治安派出所却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身着藏青蓝警服,穿梭在卡口、车站、商场、医院、街道等场所,他们就是协助民警开展各项疫情防控工作的公安辅警。他们也有需要尽孝的父母、有想拥抱的妻子、有牵挂的子女甚至尚在襁褓的婴儿,他们也想和家人在一起,但是为了千家万户的团聚,他们毅然选择了逆向前行。

告别家人选择归队

今年31岁的辅警成仲拴,2014年加入公安队伍,他的家在甘肃会宁,父母身体都不是很好。去年10月,他的孩子出生,但孩子体弱多病反复住院,因为与家人分隔两地,他的妻子独自承担着照顾孩子的重担。今年连续1个多月没有回家的成仲栓向所领导申请了探亲假,打算陪着妻子、孩子和父母过一个团圆年。在他回家后的第四天,便接到单位要求所有人员返岗备勤的电话。接到通知后,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返程赶到单位参加疫情防控工作直至现在。他对朋友说:“今年的春节我终生难忘,我是一名公安辅警,很庆幸能在人民危难时刻挺身而出。”

用电话给父母拜年

2019年6月才参加工作加入公安队伍的辅警贾驰,今年26岁,是家中独子。父母远在武威,参加工作以来因工作繁忙一直没能回家,家中的父母逢年过节都会催促他回家看看。今年春节,本打算趁着过年轮休回家探亲,结果因为疫情,他回家的愿望又一次落空。除夕当天,他用电话给远在老家的父母拜了年,嘱咐父母注意身体,做好安全防护,之后便回到了工作岗位。并且主动请缨到疫情防控最前沿的桃树坪卡口点配合民警开展过往车辆、返程人员的核查登记工作。半个多月来,贾驰只能电话与家人报平安,诉说牵挂。

又欠妻子一次

去年年底刚新婚不久的王鹏因工作原因一直没能休婚假,盼着春节期间能好好陪陪新婚妻子,给妻子补过一个新婚蜜月,没想到刚订好车票便赶上了突如其来的疫情,王鹏决定退掉车票投入到工作之中。这位七尺男儿极力掩饰着内心深处对妻子的歉意,强作轻松地在电话里告诉妻子:“我们以后的时间还很多,疫情过后我一定补上”。妻子虽然心有失落,但她并没有责备丈夫,而是充分理解和支持,话语中满是担心和牵挂,一再提醒着王鹏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王鹏心里很不是滋味“唉,又欠她一次……”

2017年入警的冯芸今年才24岁,家住兰州市七里河,去年年底喜获爱子,全家人都还沉浸在这个小生命到来带给家人的欢乐和喜悦中。疫情发生后,冯芸强忍牵挂将孩子交给了家人照顾,随后便投入到疫情防控阻击战中,巡逻、排查、执勤、备勤成了他的日常。虽然离家不远,但从全省抗‘疫’一级响应开始至今冯芸始终坚守在工作一线,对孩子、家人的牵挂只能默默藏在心底,每每思念孩子,他只能拨通微信视频看看熟睡中的孩子。冯芸现在只有一种想法:“等疫情结束后,好好在家陪陪孩子。”

【编辑:月亮升起了 】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